中南民族大学5016第四食堂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会员
查看: 13146|回复: 42

[原创]一二一:剧本以及寝室生活(合并版)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983

帖子

1184

积分

精灵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1184
发表于 2004-12-7 1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<font size="3">六二七,我寝室的门牌号。我的室友们:M——满族,来自内蒙通辽;T——蒙族,来自内蒙赤峰;Y——蒙族,来自内蒙乌兰浩特。她们叫我mm,来自江南,身高172,肩宽体胖,自己都怀疑是否生错了地方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12月1日,夜,记录如下: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出去的时候,电话好像在T的床上,,长长的电话线牵过来,挂在半空,悬悬的,像一道纤细的虹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推门出去,因为屋里很吵,吵得我心烦。而且快要熄灯了。11点,准时、咔的;断电、一片漆黑。很多寝室里都会传出来女生尖叫的声音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走廊里有灯,我在灯下踱过来、又踱过去。窗外的长夜,柔软而又清洁。武汉的夜空,好像很少能看见星星。我握着笔,趴在墙上写。墙,冰冷的感觉。男声——你看过流星雨吗?,女声——看过,一盏盏银色的烛火……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她们都还没有睡吧?寝室的人总是睡得很晚。她们此刻在说些什么……现在,我在门外,她们在说些什么?如果,我推门进去了,她们又会说些什么?她们会因为我的存在,而说些别的吗?我和她们不一样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<br/>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她们都是北方女人:赤峰、通辽、乌兰浩特,我和她们不一样;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她们都有自己的男朋友:高中同学、网络情缘、偶然的相识,我和她们不一样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曾想,其实牛流颓废起来,倒是会和我很像。以前和他QQ里聊天的时候,他把字搞得很大的,对我说:你和我大二的时候一模一样。可是,真的一样吗?身边总是美女如云的斑竹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垂下头,把笔放在掌心里转。其实,我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。我好像只是一个和这个世界毫不相干的人,一个被遗忘的人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《被遗忘的人》,我进月亮化石写的第二个剧本,被晨雨枪毙了。他很温和地对我说,太压抑了,而且在舞台上很难表现。我从不怀疑他的好意。我只是忍不住地想笑:被遗忘的人,就注定要像这样被遗忘了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费了很大的劲,想花开的声音。花开的时候,究竟是什么声音呢?男声??你听过花开的声音吗?女声??听过,一粒粒金色的尘埃……这是我想了很久,最后才想出来的话。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好的写法,但是我实在无能为力了。我只是觉得很累,三个晚上,每天都像这样,在门外赶剧本,不停地写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掏出手机,看时间,快十二点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<br/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M的心情不好,她今天下午刚丢了手机。和她的老公在车站等车,突然的拥挤,再摸口袋,手机没了。<br/><br/><br/>我晚上开门进来的时候,她没有哭。也许,我不在的时候;也许,她给她妈妈打电话的时候,已经哭过了。谁知道呢?总之她和她妈妈之间的感情非常好,好得就像两个知心朋友。幸福的女孩子!<br/>妈妈……突然想起来,我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往家打电话了,其实电话卡里还剩着不少钱。但不知道,提起话筒,该对她说些什么。说什么呢?说我逃课?疯狂地逃!说我吸烟?吸到第三包才真正学会(头晕的感觉,也许渐渐地我会离不开它)。我一看英语就开始神游,那些蝌蚪状的单词好象悬浮在半空中。我可能过不了四级,我概率肯定得挂!见鬼!<br/>今天是12月1号,12月了啊!呵呵,日子就像从指缝中溜走的水蒸气,怎么留都留不住它。<br/><br/><br/>终于把那段话外音写完了,我穿过长长的走廊往回走,再推门进去的时候,寝室里的气氛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抽抽搭搭的,是T哭泣的声音,在这个房间里,听起来很凄楚。我只是感到莫名其妙,先做完自己的事情:脱衣服、上床、睡觉,被电热毯温过的被窝,很柔软很馨香。<br/>“我觉得自己好没有安全感啊!”T的声音。于是,我弄明白了,原来她在为她的网络恋情而难过,谁也不知道这段结果还漂浮在未知将来的恋情,究竟是如何的收场。如同她自己所说,其实爱情也就只有两种结局,要么是喜、要么是悲。很单调,很乏味。<br/>T刚撂下电话,M又开始打。窗外,夜已经很深了。我知道M一直很难过,今天下午,她刚刚丢了手机。开始谁也听不清楚,她和她的男朋友,在电话里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。后来,安静了片刻,只听见她说:“我现在好想唱首歌给你听,是我今天刚学会的。”她便开始唱,唱着唱着就哽咽了,歌声变成了哭声。她和T一起抽抽搭搭地哭起来。<br/>对床的Y有点熬不住了,她轻声问我:“mm,要不,咱俩也陪着掉几滴眼泪?”我只是笑。其实,对于这个寝室,我一直感到隐约的疲惫。爱情,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?哦!这好像是剧本里面的一句台词。不过,它在这个寝室实在是显得有些过于泛滥了。关心——打电话;吵架——打电话;赔罪——还是打电话。电话,是这里有关于爱情的一种象征。电话铃响,属于谁的电话,属于谁的爱情。很少会有电话找我,因此我匮乏的世界,显得安静而又祥和。<br/><br/><br/>我盯着寝室的天花板看,不对,寝室根本就没有天花板,有的只是一堵冷冰冰的墙。冷冰冰的墙……<br/>冷冰冰的墙……坍塌……紫色的梦境……灰蒙蒙的天色<br/>灰蒙蒙的天色,有一条亮黄的丝带被风吹送到半空,轻柔地舞动、轻柔地舞动,然后:破碎、裂开,一根断成两根;破碎、裂开,两根断成四根……无数亮黄的丝带在空中弥漫,铺天盖地卷来、铺天盖地卷来……<br/>而晴川,就在这一片亮黄的迷幻中向我走来,慢慢走来,步步逼近。<br/>——我想我知道你是谁,你的名字叫晴川。<br/>——不错。<br/>——为什么你不问我?<br/>——问什么?<br/>——问我是怎么知道你叫晴川。<br/>——很多事,我们用不着弄清楚为什么。<br/>我眼前的这个女人,不高,却很瘦。窄窄的肩膀,还有黑色的上衣,旧旧的仔裤。我知道,她的名字叫晴川。她把夹在指间的半枝烟放在唇边,优雅地吸了一口,我看到她抬起的手腕上,绑着一道红色的丝线。<br/>风很大,空气里有潮湿的味道。天桥下面,是一片车水马龙的喧嚣。<br/>晴川后背依靠在天桥的栏杆上,风撩起她的长发。<br/>——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?<br/>——出名,然后,莫名其妙地死掉。<br/>——贪心不足的家伙。<br/>——你呢?<br/>——要一个很小但是很暖和的单间,有地毯、有沙发,还有音响。养一条狗。<br/>——然后呢?<br/>——没了。<br/>——比如说你和那条狗,哪一个先死掉?<br/>——不知道,不过,在我死之前,我会把它掐死。<br/>我仰起头,头顶的天色是灰蒙蒙的……坍塌……紫色的梦境……冷冰冰的墙……<br/>寝室里没有天花板。<br/><br/><br/>Y半真半假地说:“我也好想陪着你们哭一回。只是现在,我什么事都想不起来。”Y应该算是全寝室最幸福的女孩,有一个爱她很多年的男朋友,有一个美满得甚至失真的家庭。<br/>T毫不客气地打断她说:“那当然了,因为你没有那么多经历。”停了停,又说:“我有那么多的经历,真应该把它们全都写下来。”T长得并不美,却很可爱,乖巧伶俐,身边总是不乏爱慕的男孩子。我并不清楚她所自豪的经历所指何事,不过,我猜那些经历都和男孩子有关吧。<br/>我把头埋在被窝里轻笑,T的经历只字不写,而我,这个终日无所事事,没有任何故事的女人,却不停地提笔在写,真是可笑。<br/>T又微微叹息到:“我就是懒得动笔,想着有时间还不如去网吧练级。”T玩网络游戏,名字叫大话西游,玩了快两年了。她的老公曾在电话里跟她开玩笑:“我们一定要将大话进行到底,将来有了孩子,也要教他们练级。”那口气,有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慷慨。<br/><br/><br/>M搁下电话,哭得更伤心了。她轻声地自语:“他怎么对我那么好,我现在都舍不得跟他分手了。”“傻瓜,没有谁逼着你跟他分手啊!”Y立刻补白到。但是她们谁都没有停下来,哭泣,此刻就象流感一样,在她们两中间互相传染。<br/>Y忽而怨恨到:“你俩干啥一起哭呢?”T很快纠正到:“我和M不一样,我是伤心的,M是感动的,不同的性质好不好?”<br/>冷冰冰的墙……坍塌……紫色的梦境……<br/>天桥很高,桥下的车水马龙与我们无关。我俯身看着桥下,有一个满脸皱纹的中年妇女面无表情地走过。此刻,她也许正在为生计发愁,也许没有;也许她的生活还很富足,也许不是。我只想知道,她的心中,还残存着百分之几的爱情。<br/>风卷起一地沙尘,在这座城市的上空盘旋。<br/>——晴川,记得亦舒吗?<br/>——记得,一个和我们一样冷漠的女人。<br/>——她说,年轻的时候,可以多谈几场恋爱,但是谈很多恋爱,又有什么用呢?<br/>——也许,我们会得到很多回忆值得珍藏,但是,留着回忆又有什么用呢?<br/>——生活是真实的,钱才是最重要的。<br/>——呵呵。<br/>我还是睡不着,我知道自己为什么睡不着。我的指间还残留着烟草的味道。对于一个刚开始吸烟的人来说,两根烟,足以让你兴奋一个晚上。<br/>星期一我接下的这个本子,L君把故事的情节、构思,种种种种都对我说清楚,然后很温和地说:希望由你来写这个剧本。<br/>于是,以下的几天里,我每天都像这样,在门外赶本子。事实上,等我开始写那段画外音的时候,已经是最后的工程了。男声——你看过流星雨吗?女声——看过,一盏盏银色的烛火……<br/>她们还在哭,我其实受不了女人哭,尤其还是两个女人同时在哭。也不知道Y是怎么想的,总之我觉得十分不爽,而且我身体的烟草在不停地刺激我的神经。于是,我说:“Y,不如把那段半诗不诗的画外音念给你听听?”Y说好啊,我就开始念。男声——你看过流星雨吗?女声——看过……<br/>后来 ,本子被打印出来了,好多人看了都说那段画外音不错。不过,那天Y听了以后反应平平。<br/>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不在乎啊,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在乎过。很多事,我从来都没在乎过。(未完,待续)<br/><br/><br/>那天晨雨打电话给我,你去华科了?后来取消了啊——满满的歉意。可是,有什么可道歉呢?其实。我从来没有在乎过。<br/>我可爱的剧本,《被遗忘的人》就这样被遗忘了。其实,我从来都没有在乎过。<br/>排戏,看到L君每天累得半死。其实,就连这个花费了我不少心血的本子,我也从来都没在乎过。<br/>但是我会第一个到,不是因为我的热情,而是因为我无事可做,无所事事,是我一贯的状态。<br/>第一天开始排的时候,我一吃过饭就急急地赶去了1402。其实,不管在哪,我都无所事事,我自己都不清楚这么早上那儿去做什么。<br/>到了才发现,连灯都还没有打开,一片漆黑。<br/>窗外,广播台的晚间节目开始了,男女主持人那种甜得发腻的声音,轻轻柔柔地飘进来。我站在漆黑的教室里。一个人,一个人啊!<br/>鼻子微微地发酸。好像,很小的时候,我和妹妹在家,我们最害怕大人不在家的时候,很黑,很冷清。可是现在,我在空荡荡的教室里走来走去,抚摸黑暗中的桌椅,犹如抚摸我自己的肌肤一样。<br/><br/><br/>寂寞得实在太久,以至于现在都已经丧失了与别人相处的能力。<br/>随便找张空桌椅坐下来,我把新买的烟拿出来,拈出一根,再掏出火机,点上。<br/>女人,为什么要抽烟呢?又是一句台词。<br/>我试着把烟吸进肺里,被重重呛了一口。<br/>其实,很长一段时间来,我一直在找寻,找寻这个答案。找了很久,现在我终于找到了——寂寞的人,掩饰寂寞的伤口。没有很多特别的理由。只是,因为孤单,因为无聊。<br/>看到窗外,一窗窗通明的万家灯火,只是每一扇都与自己无关。<br/>我不确定,自己是否可以把剧本写好,尽善尽美。事实上,直到现在,我也并不清楚那个剧本究竟怎样。星期五,剧本终于被L君打印出来了。另一个人的基本构思,我写的台词,还有L君大刀阔斧的改动。<br/><br/><br/>很想提一提L君,好像这与本主题无关,不过,我还是想做一点简约的纪录。<br/>L君,瘦,略有些驼背,头发红色偏黄。<br/>其实他的长相很奇怪,是那种让人一眼看到就可以记住的那种。<br/>他走路时的一贯情形如下:驼着背、低着头;脖子上挂着U盘,耳朵里塞着MP3,夹一本厚厚的文件夹在腋下,风风火火地急速前行,让人不由得疑心,他的脑中是不是无时不刻地转着些怪念头。<br/>那个大一的小D对他的评价是:书看太多了,有些走火入魔了。这话有些过了,却也是不错的。他随时在怀里抱着的书:有戏剧文化、有推理悬疑小说,还有毛骨悚然的鬼故事。我开玩笑地问他:你的兴趣可真是广泛啊。谁知他摇着头,喃喃地说:杂而不精,杂而不精。<br/>有的男生是因为幽默而讨人喜欢;有的男生是因为可爱而讨人喜欢,那么,L君无疑是属于后者。<br/>——晴川,你想过以后吗?<br/>——以后会来的,等现在过完了,以后也就来了。<br/>——可是,有的时候,我想着以后,觉得自己还很狼狈。<br/>——那么,你还是在乎的。<br/>于是,我真的狼狈不堪。<br/>我摊开双手,掌心在耀眼的强光下,一寸寸地泛滥,泛滥啊,泛滥啊,比红色的塑胶操场还宽阔。<br/><br/><br/>我喘着粗气,在这个操场很努力地奔跑,可还是最后一个冲到终点。然后会怎样呢?挂科?重修?真的害怕周围毫无意义的目光,仿佛每寸目光都是对我的嘲笑。<br/>给我一根烟吧,我只想平静。<br/>以后,我的以后,仿佛从来都未设想过,又仿佛每天都在想。<br/>如果有一天,我可以在这座城市的角落里不停流浪,衣不蔽体。T刚刚从自己的哀伤里苏醒过来,她呵呵地笑,有冷嘲的意味。事实上,她们只要听到我像这样梦呓一样的胡言乱语,就会说:mm的思想真是好BT。<br/>落寞,枯叶从枝头悄然坠落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心中的悲情主义如此泛滥。也许,我的渴望,我青春的热情,都是向下的。<br/>会有一些古怪的影子在我的眼前晃动:女人鲜红的嘴唇、鲜红的指甲。透明的丝袜,撩起大幅的裙摆,露出匀净的大腿。烫卷的头发垂到眉毛,遮住欲望的双眼。(未完,待续)<br/>女人的极致究竟是什么样子?<br/>喜欢深夜的汉口江滩,有安宁的酒吧,有喧闹的迪厅,在空旷的街道上行走的,都是这样张狂的女人,浓妆艳抹、光彩夺目。<br/>像这样只在深夜出没的女人,是让人难以洞悉的神秘动物。<br/><br/><br/>我也曾经会像别人一样,用平和宁静的心境去度过分分秒秒、朝朝暮暮。只是在过去一个不确定的时刻,所有的一切都被撕毁得灰飞烟灭。周围的空气里都丧失了熟悉的味道,只剩下陌生气息。<br/>生活,我只想一点一点地把它撕碎。<br/><br/><br/>看到L君每天为了排戏而辛苦忙碌,真的好可怜。如果换做是我,早就放弃了。事实上,现在我的退出,也算作一种放弃了。<br/>但是L君不会,因为他是L君。记得上训令营的时候,他一但下达一个命令,说:“明白了吗?好,开始。”就用双手打个响亮的响指;走在路上也会忽然兴奋地念一段台词:“爱你一万——吡;爱你一——吡;爱你——吡”;打开声音,自己一个人在教室前面发疯似的高喊。因为他是L君,他有这样的热情,那种月亮化石式的热情。<br/>这样的热情也许我曾经拥有过,现在只能作为一种奢望了。<br/><br/><br/>——晴川,你不快乐!<br/>——快乐,曾经感受过就足够了。<br/>——我舍不得它。<br/>——我明白。<br/>——你做得到的。<br/>——什么?<br/>——快乐起来。<br/>——不,我做不到。<br/>——你做得到。<br/>——我做不到。<br/>晴川深深地垂头,忽然又仰起来,然后转过身去。我预感将要永远地失去她了,<br/>我害怕,我一遍遍高喊她的名字——晴川。我只想留住她。<br/>她终于回过头来,深深看了我一眼。<br/>风吹过,撩起她满头长发,露出一截脖颈,白皙动人。<br/>——晴川,请把我也一起带走。<br/>她不语,转过头去,继续往前走。<br/>我拼命地跑,我想拽住她的胳臂,我的嗓子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。<br/>她漠然前行,前行、前行天桥的尽头,忽然地坍塌,她就像一片枯叶一样悄然下坠。下坠、下坠,坠落成一根亮黄的丝带,误入凡尘。<br/>晴川!我在坍塌的边缘纵情呐喊。天桥下面的车水马龙,出奇的空洞,出奇的无聊。<br/>如果我再向前迈一步,是否也会拥有和她一样,美丽的死亡?<br/><br/><br/>————十二月一日,冢?盩和M都停止哭泣的时候,我的眼泪在枕边肆无忌惮地流淌。</font><br/><br/><br/><br/><br/><br/><br/>紫色的或其它评分:<br/>金钱 500<br/>经验 100<br/>魅力 3<br/>时间2004-12-10 22:04:13
你和朋友们倒下的时候 雨还在下 我看见一滴雨水与另一滴雨水 在电线上追逐

0

主题

983

帖子

1184

积分

精灵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1184
 楼主| 发表于 2004-12-7 11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也不知道那个叫晨辉的破网吧出了什么问题<br>突然地打不开网页<br>所以今天也没有心情把它写完了<br>明天还是去海星把它敲完吧<br>海星的机子好一些
你和朋友们倒下的时候 雨还在下 我看见一滴雨水与另一滴雨水 在电线上追逐

0

主题

3566

帖子

3566

积分

大天使
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
积分
3566
发表于 2004-12-7 12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偶明天再看好啦~今天先顶下~~[em3]

0

主题

880

帖子

880

积分

暗夜精灵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880
发表于 2004-12-7 13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都是老乡啊 楼主是哪的啊
得之,我幸!失之,我命!凡滋润我们的,也终将毁灭我们!

0

主题

1027

帖子

1027

积分

精灵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1027
发表于 2004-12-7 14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记得楼主在她的剧本里写过一句话:活着总是累的!<br>生活的兜兜转转总让人无奈,重要的是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能失去信心。<br>你说呢?[em35]
心中有爱,看街上美女都是情人~~~

0

主题

983

帖子

1184

积分

精灵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1184
 楼主| 发表于 2004-12-10 18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按照斑竹的意思<br>把两个帖子合并了<br>希望斑竹把另一个帖子尽快删了啊
你和朋友们倒下的时候 雨还在下 我看见一滴雨水与另一滴雨水 在电线上追逐

0

主题

358

帖子

358

积分

大精灵

Rank: 2Rank: 2

积分
358
发表于 2004-12-10 23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敏感的,脆弱的,压抑的..<br><br>真的很冷啊,冷的倾城..<br><br>生活如此,自己要清明..
我知道。把脚走成泥土。把心爱成荒漠。把泪流成江河。把眼望成顽石。把身体立成苍山。你一样。不会爱上我。可是。怎么办。我还是爱上了你。

0

主题

1027

帖子

1027

积分

精灵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1027
发表于 2004-12-11 01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作为文中提到的L君&#40;一个学妹说这好象是鲁迅的小说中的称呼&#41;<br>将这篇文章又重新细细看了一遍,<br>内心依然的空虚和乏味.<br>热情,这个词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了.<br>我还有热情吗<br>我无意申辩什么,作为一个旁观者,冷月有她自己对事物的独到看法<br>作为参与者,冷月也会有自己的感受<br>无论哪种身份,我想冷月,这个我一向佩服的女子都会有自己的一片天空<br>最后想说一句,不要再抽烟了<br>就想你自己在剧本里写到的台词&amp;#59;女人,抽什么烟呢<br>[em78] [em78]
心中有爱,看街上美女都是情人~~~

0

主题

863

帖子

1213

积分

精灵王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1213
发表于 2004-12-11 08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剧情和生活混在了一起,生活里的思想是剧本里的生活.<br>我觉得我们应该想一想虚无感从何而来,往最深处想一想.<br>这个问题我也还没有想明白,这大概也是人为什么活着的问题.<br>但如果去想,也许终有一天会明白.<br>然后人可以变得彻底,这个彻底会有两个方向,这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对我们的生活都是很好的解脱.<br><br>史铁生说:我们先活着吧,万一不行了还有死亡来救我们.没准我们还能鼓捣出能让自己高兴的事儿呢.<br>蒙田说:我故意让生带些甜味,让死带些苦味,是怕你们看见死是这样容易就抢着要去死.
原谅我这一生空怀理想,痴迷自由,这条路,也许每一步都是盲目……

1

主题

949

帖子

999

积分

暗夜精灵

Rank: 3Rank: 3Rank: 3

积分
999
发表于 2004-12-11 1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什么只有女生才能勾起我的认识欲~~~<br>我是喜欢女生的,我是喜欢冷月的,嘿嘿,你所有的文字我都拜读过,喜欢,并且支持。<br>希望你可以更加的快乐,开心。另外,抽烟对女生的皮肤和身体都没有好处,偶尔一点可以,不要放纵。
选一条路,义无返顾的走下去;爱一个人,死心塌地的爱下去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中南民族大学5016第四食堂论坛

GMT+8, 2017-11-25 17:19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